“春风先发苑中梅,樱杏桃梨次第开。”白居易这句诗,用来形容南湖区民宿的发展态势再适合不过了:

  于梅花洲景区发轫,渐渐向湘家荡旅游度假区及周边多个美丽乡村扩散开去,自带文艺格调的民宿,如雨后春笋般地在乡村田园间涌现,成为今年南湖区全域旅游发展的一道新风景,无疑也是南湖区乡村振兴展新貌的一个生动呈现。

  好风凭借力,为什么南湖区民宿会在今年集中涌现?带着诸多问题,记者近日对南湖区的民宿进行了一次全景式探访。

  南湖区“民宿元年”

  放在几年前,很难想象曾经的养猪大村竟然要开民宿了。近日,这样一则消息在朋友圈刷了屏,新丰镇金章村胡家泾组一幢拥有170年的老宅子将被打造为精品民宿。

  稍微留心一下,大家不难发现今年有关南湖区民宿的新闻特别多。南湖之畔第一波民宿建设潮来了。

  5月份,凤桥镇联丰村王祥里开出了全区首家乡村精致民宿——灼华居,该民宿被营造得十分恬静朴实,吧台、桌椅大多为木质构造,民宿内随处可见蒜头、芦苇、木桶、竹篮等饰品。投资人许慧介绍,她将在王祥里总共打造5幢民宿,第二幢已经装修完毕,预计本月底可投入运营,其余3幢也在加紧装修布置中。

  在湘家荡环湖景区核心位置,精严讲寺南,崭新的木屋风民宿——栽桑圃最近也进入了营业前的调试阶段,只待相关手续办妥即可开张。栽桑圃是古时相湖八景之一,如今按民宿规格重建,拥有面积37至100余平方米不等的客房16间。人们走近栽桑圃,淳朴、高级、静谧……这样的“关键词”会自动跳出脑海,视觉所见,全木打造的民宿置身于种植不少桑树的小花园,不远处的精严讲寺传来阵阵钟声,顿时产生回归自然、心神俱宁的感觉。

  记者从湘家荡管委会获悉,相湖八景中的清风榻、耕耘堂也是按民宿规格打造,预计下月这两幢建筑主体建筑竣工,进入装修阶段,计划明年投入营业。

  说到南湖区的民宿发展,就绕不过梅花洲景区,这里是全区民宿建设的“始发地”,该景区2年前开出第一家民宿水西草堂,之后又投入紫桃轩、麒麟南北院,两年间拥有了4个民宿院落,但该景区并没有止步,最近又将开出翰林东院、西院、北院,这样一来,梅花洲景区内民宿数量达到7个院落、102个房间、120个床位。

  记者从南湖区旅游局获悉,除了以上项目,凤桥镇永红村也将在原有的崧泽文化遗址公园内打造4家民宿,目前已开工。

  梳理南湖区民宿发展脉络,不难发现,今年可以说是南湖区的乡村民宿元年。因为除了作为景区的梅花洲早先一步,其他区域的民宿均是今年建成启用或开始建设。

  一时间如此多的民宿项目“上马”,市场消化得了吗?民宿经营方纷纷表示有信心。

  “我们的民宿入住率一直在上升。”据浙江梅花洲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磊介绍,民宿能够更好地满足客人个性化需求,2年来,景区内的水西草堂、紫桃轩、麒麟南北院,凡节假日、周末基本都能住满。

  灼华居投资人许慧也说,自第一幢民宿开张,每逢周末或节假日5个房间都能够顺利订出。

  湘家荡建民宿看上去更有必要,因为栽桑圃是环湖景区内目前唯一一幢民宿,经过市场调研及开放合作,该民宿定位较为高端,平均房价将定在700元左右。

  为什么风起今年

  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。”壮志雄心也需要借力。南湖区民宿集中爆发并非偶然。

  在民宿经营中,周边环境十分重要,南湖区卓有成效的美丽乡村建设,成为民宿次第开张的“地利”因素。

  新丰镇金章村签下百年老宅变精品民宿项目就是个极有力的明证。几年前,人们进入该村还需要掩住口鼻,因为猪粪难闻,村庄很“丑”,生猪退养后,金章村于2016年开始对胡家泾组沿线进行美丽乡村建设,如今已是处处美景:

  违章猪舍拆除后遗留下来的干粪堆积场及沼液池改建成花坛,拆违后遗留下的砖块被整理堆砌成为别致的花墙,猪舍拆除后遗留下的空地上搭起篱笆,成为村民的菜园,而破损的围墙也被修葺一新,更画上了水墨墙画。而曾经脏臭的沼液收集中心现在成了展示馆、党员先锋站。从蚊蝇满天、脏乱差臭走向水清、岸绿、花红,这才有了民宿的萌芽可能,村庄开发旅游后,村民就业、增收将有新渠道。

  凤桥镇王祥里是另一个乡村振兴的实例。随着村庄景区化等工作的推进,王祥里粉墙黛瓦、绿水环绕,投资人许慧从事外贸生意,在国外见过许多优美的小乡村,王祥里让她想找个美丽的地方投资民宿的情怀落了地。然而,几年前这里也是家家户户养猪,生猪减量提质、“五水共治”、美丽乡村等工作让王祥里实现了“蝶变”,村庄变美,但醇厚的乡土气质还在。灼华居与村民合作,购买村民自种蔬菜、自养土鸡作为顾客的食材,还计划开发菜园,让顾客体验蔬果采摘……许慧很有豪情,因为“对乡村旅游的未来很有信心。” 

  农旅融合发展,村庄景区化,已然成为当下南湖区乡村建设共识。记者了解到,凤桥镇三星村、永红村及新丰镇竹林村等全区多个景区村庄也都在全面升级之中,努力把村庄建设得更精致、更舒适、更宜居,让群众能够真正享受到美丽乡村建设带来的红利。区旅游局更是因势利导,加速推出红色精品线、乡村田园线等旅游线路,不少外出打工的村民们也纷纷回到家乡,打算开农家乐、办民宿。

  过去,难以让游客留宿是嘉兴市区旅游的一块短板,如今,越来越多的民宿建设开张似乎在逆行。其实不然,乡村旅游风潮劲、红色旅游大爆发、自驾游成为全民出游首选……近年来,旅游市场风向的变化,为南湖区民宿集中涌现提供了“天时”与“人和”。

  据统计,今年1至8月,南湖区旅游接待人数755.59万人次,增长28.33%,旅游经营收入96.89亿元,增长35.53%;旅行社地接人数增长84.47%;景区接待人次和经营收入分别增长44.41%和59.97%。

  王磊告诉记者,梅花洲景区之所以2年开出7个院落的民宿,是基于旅游市场的变化,游客从过去以团队为主到现在以自驾散客为主,这些客人希望住得有腔调、有特色,民宿对他们而言更有吸引力。这2年景区民宿住客主要是来自上海的自驾游游客,今年随着红色旅游的大兴旺,也有嘉兴市区及周边县市游人前来入住。许慧也表示,自灼华居开张以来,来自上海的自驾游客居多。

  相对于长三角其它旅游城市,南湖区的民宿潮来得略晚。但是,业内人士表示,随着全区景区型村庄的投资建设,基础设施和配套服务一定会越来越完善,这对民宿发展是大利好,当然民宿本身也要凸显特色、提升服务。